2020年ios伪装观影软件最新

【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凌镖头转身进了房间坐下来,凌花朵小步小步的跟着进了房间,她抬眼瞧见到黑了脸的凌镖头,她暗中倒吸了一口气。

凌花朵走到桌子面前给凌镖头端茶倒水,凌镖头神色淡淡的示意她把茶杯放在桌面上,凌花朵再小心翼翼的走到下侧坐了下来。

凌镖头面上没有一丝缓和的神情,凌花朵想了想低声解释说:“爹爹,我只是跟然儿吹牛,其实爹教得好。”

凌镖头瞧一眼凌花朵面上的神情,淡淡说:“爹自个觉得也教得挺好的,只是有的人听了还是不懂,又有什么用处。”

凌花朵不敢说话了,可是她不开口说话,凌镖头黑着一张脸,她只能够努力的跟凌镖头说:“爹,乔叔说,下午教我们使用算盘,我一定不会给爹丢脸。”

凌镖头瞧着凌花朵很是轻淡的点了点头,说:“都拔了那么久的算盘珠子,要是还比不过别人,我觉得明天可以用纱巾遮脸出门了。”

凌花朵也端不住面上的笑容了,她直接扁着嘴瞧着凌镖头说:“爹爹,我都跟说了,我只是跟然儿吹吹牛,我又没有说别的话,干吗就过不了这个坎?”

凌镖头只觉得这一辈子都过不了这个坎,他都把这一辈最大的耐烦心捧给女儿了,结果这个棒槌怎么都听不明白,他还要一直忍着提醒自个,这可是亲女儿,可不能够上手真打下去。

乔兆拾对待凌花朵是怎么也不会象他这般的有耐烦心,凌花朵这是还没有感受到乔兆拾的冷脸,她现时才会这般的得意。

凌镖头直接心气不顺的冲着女儿说:“花朵,没有别的事情要做吗?”

凌花朵老实的冲着凌镖头说:“爹,我今天没有别的事情,跟我说了,这几天都听乔叔的安排,我今天也不想出门逛街。”

清纯校花mm清新校服写真俏皮可爱

凌镖头很是无力的冲着凌花朵摇手说:“出去吧,没有别的事情做,爹还不能够一直闲着不做事。”

凌花朵只能够慢慢的走出去,她走到门边回头望着凌镖头说:“爹,乔叔就是有万般好,我也知道他是然儿的爹,对我最好的还得是自个的爹。”

凌镖头心里微微的舒服了一些,这个女儿总算没有白养一回,他轻点头说:“乔叔有然儿这个好女儿,他也不会想给旁人去当爹的,放心啊,乔叔不会认什么干女儿的。”

凌花朵觉得凌镖头今天心气太不顺了,她还是别在她爹面前碍眼了,她灰溜溜的回了房,直到中午的时间,她跟乔云然说话的时候,她还要四下张望一下,然后很低声跟乔云然说话。

乔兆拾下午教大家用算盘,他直接把方法说了出来,然后让大家练习半个时辰。

凌花朵已经很顺手的用算盘,乔兆拾便随意的夸赞了凌花朵,她很不好意思的跟大家表示,她其实私下里已经练习了许久,才能够有今天这样的水平。

乔兆拾还是夸赞凌花朵使用方法正确,然后乔云然主动要求凌花朵教一教用算盘。

凌花朵特别用心的教乔云然用算盘,她还很有经验跟乔云然说:“然儿,多练习一些日子,一定会比我能干有本事。”

乔云然瞧着凌花朵笑了笑,她其实习惯用心算,但是这个年代没有别的便捷方式,她必然要学会使用算盘。

乔云然要是用心去学东西,总有一种事半功倍的效果,她很快上手算盘后,乔兆拾随意报着一串串的数字,乔云然一路加上去,中途都不曾出过差错。

乔兆拾瞧着女儿的时候,那眼神更加的意味深长起来。

凌镖头跟乔兆拾感叹过,女儿白生了一张跟她娘亲一样美丽的面孔,可是那聪明却不如孩子娘亲一半。

乔兆拾在外面从来不显摆女儿,他有的时候觉得乔云然不是不会,而是乔云然天性里有一股懒散劲头,总是一种得过且过的人生态度。

乔兆拾不觉得乔云然这种心态有什么错,他从前担心过乔云然会好胜心强,后来见到乔云然对许多事情的随性态度,他的心里面放心了许多。

女子的天空只有那么的高远,乔兆拾有时候也担心会在无意当中培养出女儿的野心来,而他又没有办法给女儿提供那么广大的空间。

乔兆拾私下里跟大牛感叹过,说:“我三个儿子要是能够象然儿一样,只要愿意去学的本事,他们便能够学会学透起来,我对三个儿子的将来也能够放心起来。”

大牛笑瞧着乔兆拾说:“拾弟,我跟说心里话啊,然儿是聪明了一些,可是她不是那种好强的性情,我觉得她每一次学本事,只要学到能够用的程度,她就没有心思继续往前学。”

乔兆拾轻轻的点了点头说:“然儿这般情形,她有这种态度最好,够用就行,再多了,那就是有心要抢别人的饭碗。”

乔云然要知道乔兆拾的话,她一定会跟他说心里话,她是实在不知道在这个时代里,她能够做什么事,所以在有机会能够学到什么技能的时候,她都会用心的学一学。

乔云然每一次学到差不多够用的程度,她会跟乔兆拾说一说学习体会。

她这个毛病是上一世带了过来,她那个时候学习也好,还是后来工作也好,每一个时期,都要往上汇总报告一下进度,她这样也顺带能够检验一些的不足之处。

乔兆拾当过几年的夫子,他对乔云然这个习惯是持支持态度,只是他不希望女儿把心思耗在学习各种专业技能上面,他总会在合适的时机提醒女儿,她学的东西已经够用了。

他们父女两人这种相处方式,很让凌镖头羡慕不已,凌镖头跟乔兆拾感慨说:“花朵这个孩子自小和我就没有那么多的话说,家然儿跟还是一样的亲近有话说。”

乔兆拾觉得凌镖头父女感怀深厚,只是父女都是直爽的脾性,有什么话就两三句交待完毕。

乔兆拾是因为乔云然是长女的关系,他从小就多关注乔云然,他后来也瞧得出来乔云然是不太懂得与人相处,年纪小的时候,她好象什么都学着乔云惜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