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模式app

“快点启动发动机,必须要快点离开!”

“快,快逃啊!”

不只是伍少,但凡是有望远镜的人面色都白了。

他们惊慌失措,连忙冲进船舱,让船长们驾驶着船只离开。

那么多的虎鲨可不是闹着玩的,一旦他们都到来,他们所有人都有可能会交代在这里。

“我看看。”

程冬琴借了一个望远镜,也看了过去。

唐凯也用望远镜观看。

他们心思缜密,并非只是看那些虎鲨,还看虎鲨后面的东西。

在那个看似是成千上万头虎鲨后方,还拉着一艘船。

“是我刚才看到的那艘船,竟能让这么多虎鲨驮船,船上的人是谁啊?”

唐凯心里十分震撼。

茶花树下的少女气质如妖

能驱使这么多虎鲨,这绝非一般的手段。

在唐凯震惊思索的时候,伍少以及其他人已经驾驶着自己的船只,逃之夭夭。

“快点走。”

程冬琴也是拉着唐凯回到自己的快艇上,催促船长快点走。

“等等。”

“还等等?

再不快点走的话,我们就来不及了呀。”

“不用走了,他们是冲着我们来的。”

唐凯沉声道。

程冬琴神色疑惑,表情紧张。

这是什么意思?

那些虎鲨都是冲着他们而来的?

被那些虎鲨盯上,他们岂不是凶多吉少?

“你仔细看看吧。”

唐凯把望远镜递过去。

程冬琴接过来,仔细一看,表情逐渐舒缓。

在望远镜里,她看到那一艘船甲板上站着一个人。

一个她十分熟悉的人。

城堡之主,铁云岚。

“原来是堡主,吓死我啦。”

程冬琴松了口气,放下望远镜。

此时此刻,除却他们的船只之外,其他的船只都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

看见这一幕,程冬琴眼神冰冷。

这一刻,她总算是看清楚那些人的真面目了。

平时对她一口一个冬琴姐,态度热情得不得了,如今大难临头,他们连一声招呼都不打,直接逃之夭夭。

“真是一群靠不住的家伙。”

程冬琴心道。

“酒肉朋友都是这样,看透了就好,别太在意。”

唐凯轻声道。

程冬琴点头。

确实如此,酒肉朋友没必要放在心上。

在他们说话时,成千上万头虎鲨逐渐逼近,驮着那一艘船来到唐凯和程冬琴面前。

这艘船比起程冬琴的游艇大了十倍左右,装修金碧辉煌,如同一个缩小版的泰坦尼克号,恢弘壮阔,美轮美奂。

铁云岚屹立在甲板之上,眼神平静,淡淡道:“冬琴,你回去,唐凯,上来!”

语气很轻,但却有一种毋庸置疑的威信。

程冬琴点头。

正主到了,唐凯自然也不会废话,也不助跑,一跃三米多高,抓住那艘船的栏杆,一个漂亮的翻身就到了甲板之上。

站定之后,唐凯才向程冬琴挥挥手。

程冬琴也笑了笑,挥手回应。

“好啦,别废话,赶紧滚。”

铁云岚瞪了程冬琴一眼。

程冬琴面色一变,连忙回到船舱之中,让船长驾驶着快艇,离开此地。

“真是冷酷啊。”

唐凯道。

“她的命是我的,我可以对她这样冷漠,你这么有意见,难道你喜欢她?”

铁云岚看着唐凯。

“饭可以乱吃,话不可以乱说。”

唐凯蹙眉。

“不跟你开玩笑,进来吧,我找的鉴宝师就在船舱里。”

铁云岚沉声道。

她还是那副高高在上的态度,面无表情,转身进入船舱之中。

唐凯想了想,也跟着走了进去,一边走,一边问:“为什么要在海上鉴宝?”

“我找的鉴宝师很特别,他不想见到其他人,也不能见到太阳。”

“这么特别?

他不会是生病了吧?

吸血鬼?”

“胡说八道!”

“不是吸血鬼,为什么不能见到太阳?”

“这件事和你无关,反正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两人说这话,来到了船舱里面。

这里有客厅,空间十分宽敞。

客厅之中,有一株很大的树木,正在迎风招展,如同群龙乱舞,树枝青葱嫩绿,看上去有点诡异。

“铁姑娘真是好雅兴,在船舱内种植草木,这盆栽挺大的。”

唐凯夸奖道。

就在此时,树木忽然动了,转过身来。

这时,唐凯看清楚了。

这哪里是什么树木,分明是一个中年男人坐在沙发上。

他的半边身体,和树木融合在一起,有一部分树根在他的体内扎根。

一些细小的树枝在在他的皮肤上蔓延,仿佛是他身上的一条条血管。

尤其是他的脸庞,半边是人脸,半边是树木。

苍劲的树木覆盖在他的半边脸上,就连他的左眼都是树叶一般的碧绿色。

他整个人显得诡异,仿佛树妖一般,身上有一种相当可怕的威势,让人不敢小觑。

“这是太岁吗?

竟然有人能和太岁共生,真是可怕。”

唐凯震撼。

根据他认知里,太岁十分稀有,是百药中的上品,青者如翠羽。

东晋道家葛洪在《抱朴子》中记载,诸芝捣末,或化水服,令人轻身长生不老。

是古人认为的长生不老仙药。

唐凯还以为这是一种传说,没想到如今竟然真的看到了太岁,还是一株活着的太岁,真的是举世难寻。

而且,和太岁融合在一起的这个中年男人面色阴沉,眼神锋利如电,不怒自威,显然不是一般人。

“你就是唐凯?”

那中年男人盯着唐凯,眼神不善。

从他的眼神之中,唐凯看到了一种仇恨和贪婪。

“他和我有仇吗?

?”

唐凯蹙眉。

贪婪可以理解,毕竟铁云岚请此人鉴宝,此人肯定知道他身上有神龙戒。

只是仇恨是什么意思?

他们两人素昧平生,初次见面就有如此仇恨?

“我来给你们介绍,柳先生,这位就是神龙戒拥有者唐凯;唐凯,这位是神医宗宗主柳无涯。”

铁云岚道。

“柳无涯?”

唐凯瞳孔收缩,盯着中年男人,眼神警惕。

难怪此人看着他的眼神充满仇恨,原来此人就是神医宗的宗主。

他和柳无涯的渊源很深,仇恨也很深!在岭南省内,唐凯的所有敌人都和神医宗有关。

陈浩是神医宗弃徒,魏少杰也是神医宗的弃徒,就连暗影使者也都是神医宗的人。

如今看到神医宗宗主,他自然要十分警惕。

“唐凯,你该死!”

柳无涯眼神一冷。

嗖~在他身上,一条嫩绿色的树枝忽然飞出来,锋利如尖矛,刺向唐凯没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