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科科app软件网址大全

.630shu.co,最快更新巅峰最新章节!

方晟和赵尧尧在省城度了三天蜜月,然后便回黄海继续工作。要说做领导,当然有常人羡慕的待遇和地位,以及四通八达的人脉资源。但领导也很累,反而享受不到寻常人家平淡自在的生活,包括假期。别人蜜月可以请十多天假,领导不行,不然那么多会议谁主持?那么多事务谁拍板?可谓有一得必有一失。

三天蜜月,有两天陪着赵尧尧,还有一天给了白翎。他借口到省发改委跑项目,大概被他夜里折腾得累,赵尧尧懒洋洋躺在床上没吱声,或许相信,或许装糊涂。

爱妮娅还真打电话询问新婚之夜有没有比翼双飞,方晟真想不通她为何纠缠于这个问题,苦恼地说在眼里我是不是堕落到这个令人发指的程度?爱妮娅就笑,然后说既然她俩都真心爱,为什么不能一起?

方晟彻底无语,想了半天说:“打个不恰当的比方,只是比方别多心。如果也喜欢我,会不会和赵尧尧还有我三人行?”

她却想岔了,道:“我觉得没问题啊,噢,白翎肯定愿意,阻力在赵尧尧那边是不是?”

“我……”方晟觉得唯独这个问题跟爱妮娅的智商不在一个水平线,遂道,“无论白翎还是赵尧尧都不会答应,我也不可能这么做,明白吗?”

“难以理解……”

幸好爱妮娅没继续纠缠下去,转而谈起姜主任正在暗中发力准备冲刺省部级,许玉贤则希望顺利接任市委书记等情况,说目前省里人事风云变幻,前景难测,他最好安心在黄海做好本职工作,没事少往省城跑。

白翎已在酒店等了一天,见到他便抛出个惊人的消息:于道明有可能空降双江常委班子!

于老爷子三个儿子里,于道明最为低调中庸,不象于秋荻急功好利,也不象于云复咄咄逼人,在部委干了几年后,空降到地方从副县长干起,踏踏实实一步步做到市长,然后调回部委提了个副部级,平时工作四平八稳,凡他负责的均打理得井井有条,但决不越池半步过问与他无关的事务。于老爷子不是很欣赏他,加之于云复已官至副国级,再着力提携于道明有点过分,因此在副部级位置上沉寂了好几年。

方晟沉吟道:“莫非于家太看重于铁涯成长,特意让于道明到双江保驾护航?”

卷发可爱妹子在温暖的阳光下美丽动人

“爷爷也这么想,另一方面于云复在京都站稳脚跟,于家需要继续培养有层次的梯队,在新生代没接上来之前,于道明是最佳人选。”

“这一来双江政局更复杂了。”

“是啊,爷爷听说不单于家,还有其它家族也考虑向双江投放力量。”

“以前红色贵族们只青睐京都周边省市,从没把双江放在眼里啊?”方晟狐疑道。

“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以后经济实力雄厚、上交国家财税的省份将拥有更多话语权,”白翎明显是照搬白老爷子的话,然不是自己的语气,“沿海发达省市都瓜分掉了,只剩下双江这个潜力股,自然要被高瞻远瞩的家族们盯上。”

“也就是说双江省委将跟黄海县委一样,无数空降部队突袭,本地势力遭到彻底洗牌,人事变动的结果可能出人意料,这样的话,何省长未必能如愿接班。”

“也差不到哪儿去,人家政绩摆在这儿,最高层也要权衡和安抚,总之最近一段时间得远离漩涡圈,老老实实呆在黄海。”

与爱妮娅的叮嘱一样,说明省委权力斗争即将进入白热化,未来会有很多意外和大案要案发生。

方晟心里沉甸甸的,为不确定性和变幻莫测的前景而忧虑。白翎可不管,转达爷爷的话后坐到他腿上,把小宝的照片和视频一个个翻给他看,看着憨态可掬、天真活泼的儿子,方晟渐渐忘掉烦恼,脸上绽开笑意。

“多高?多重?快长牙了吧?会叫妈妈?夜里哭不哭?玩哪些玩具?”

一连串问题抛向白翎,她笑语盈盈搂着他的脖子一一作答,心头充满了甜蜜和幸福。想到至今只见过小宝一面,方晟有些郁闷,琢磨悄悄到京都走走,顺便把小宝接出来共享天伦之乐。白翎却说暂时断了此念,因为爷爷一刻都离不开小宝,24小时程监控,唯恐哪儿闪失。等小宝再大些,要走会说话再带回黄海不迟。

聊完家常话,白翎开始询问昨晚战斗如何,有没有打败赵尧尧,是否保存部分实力等等,方晟哪耐得住她挑逗,立即翻身将她压到下面。白翎也从矫健勇猛的特种队员变成软绵绵的小白羊,满脸晕色地听任他欺负,一时间春色满屋,呻吟声泛滥……

激情过后,方晟准备眯会儿,白翎却不放过,非要他给自己和赵尧尧打分。这种伤感情且毫无益处的事方晟万万不会做,闭上眼假装睡着了。白翎一会儿挠痒痒,一会儿咬他敏感处,让他不厌其烦,只好讨饶道:

“一百分!”

“她呢?”

“嗯……九十九……”

“为什么差一分?”

“能复习,她不能。”他如实交待。

“我能复习两遍,她必须扣两分。”

“好好好,九十八。”

白翎心满意足笑了笑,过会儿冷不丁问:“周小容多少分?”

“啊,她?”方晟吓了一大跳,自忖从未在白翎面前承认与周小容发生过关系。

“哼!”

白翎胳臂重重枕在他胸口,不顾他痛得哇哇大叫,鼻尖对鼻尖瞪着他道:“紧张什么?若没占有人家的身子,她会眼巴巴从碧海跑到潇南?肯定觉得对不起她!”

那天赵尧尧打电话示警,白翎想了很多。对周小容,她了解得并不多,只知道是方晟的初情人,有两年之约,后来为挽救父亲政治前途而嫁给省副书记儿子。周小容在婚礼前突然现身潇南,居然大模大样上门算账,赵尧尧面对她显得非常惊慌,侧面反映周小容与方晟的关系远比想象的还深厚。以白翎自身的经历,觉得除非两人发生过关系,且周小容是奉献出第一次,才表现出有恃无恐。再强硬的男人,对于生命中第一个女孩,心也会格外柔软吧,何况方晟在感情方面本来就优柔寡断。

方晟情知在白翎面前不能撒谎,否则各种残暴手段层出不穷,只得承认:“有……有过……很久之前的事了……”

“砰”,白翎突然一拳打在他柔软的肚子上,方晟痛得缩成虾米,连连求饶。她寒着脸说:

“那夜在森林里骗我,说自己是处男,我还真信了!早知道是周小容玩扔掉的破鞋,才不跟好!”

方晟又疼又累又好笑,声泪皆下道:“不是要配合嘛,说想在生命结束前,和我好一次,我又没主动提到处男。”

一想也是,当时自己认定必死,非要临死前尝尝性爱的滋味,就算他不是处男照样进行吧?白翎微微脸红,仍然不放过他,咬牙道:

“可装得那么象,哼,跟赵尧尧也强调是处男吧?”

方晟摇摇头:“那倒不是,在大学里她就知道我和周小容……”

“好哇,强行霸占了三个女孩子的第一次,是不是很骄傲?”她笑眯眯的地问。

方晟知道这是她翻脸的前兆,连忙辩解道:“不不不,其实我很内疚,也因此带来非常多的麻烦,这次周小容回来就是明证,不过后来突然不见踪影……”说到这里他灵光一闪,指着她说,“是把她……”

白翎冷冷道:“算聪明,若非老娘及时出手,上百名嘉宾粉身碎骨!”

他惊出一身汗,吃吃道:“有这么严重?”

她调出手机里的照片,指着一包包塑料袋道:

“周小容在省城四处购买炮仗、烟花,然后拆掉包装取出里面的火药粉末,十多天来大概搜集了二十多公斤,部压得紧紧得装在行李箱里,猜她下一步会干什么?”

想到周小容在潇南理工大学读的化工系,玩火药比煮菜做饭还顺溜,不由遍体生寒,喃喃道:“太可怕了……太可怕了……不行,我得找她谈谈,不能沉溺于过去,要向前看!”

“最近她情绪不稳定,我已派人密切监视,过阵子等平息下来再说吧,解铃还须系铃人。”

方晟心有余悸点点头。

白翎又笑道:“话题扯这么远,还回到起点,给周小容打几分?”

“企图制造恐怖行动,零分!”

“少打马虎眼,我是指床上的表现!”她不满道。

“呃……”见她随时翻脸的模样,他已被收拾怕了,无奈道,“也是九十八。”

她兴趣盎然道:“为何跟赵尧尧一样多?”

“因为……也不能复习……”

白翎顿时心情很好,笑得阳光灿烂,自得地说:“身体素质也是不可缺的重要因素,如果老公成天欲求不满,肯定会在外面打野食,长此以往夫妻关系将越来越差。觉得呢?”

“这个……”方晟不能苟同。